六张图揭示老龄化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原标题:日本面临如何拓展老年群体消费空间的课题(经济透视)日本政府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5月家庭消费支出再次出现3.9%的降幅,连续4个月下滑。事实上,自2014年4月消费税率提升至8%之后,日本家庭消费支出便一蹶不振,尽管去年有所改善,但年均增长率4年来一直未摆脱负增长状态,成为拖累日本经济的“老大难”问题。日趋严峻的少子老龄化形势,是日本消费支出长期低迷的首要原因。2017年日本人口较上年再减37万,人口下降趋势已持续了9年。与此同时,65岁以上人口的总占比升至约28%,是14岁以下人口的两倍多。这些依靠养老金和储蓄为生的老年阶层的消费意愿本来就比较低,健康长寿的“百年人生”趋势,更令他们走向“节约志向”。到2025年,二战后出生的所谓“团块世代”将全部超过75岁高龄,这种状况显然不利于扩大社会消费支出。对经济形势的担心也是消费支出低迷的重要原因之一。2012年以来,日本经济走上温和复苏之路,实现了长景气周期,但由于内需不振,经济严重依赖外需的突出特征,令人们对未来充满担心。如今,贸易保护主义倾向不断加剧,更增加了日本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此外,日趋严重的财政状况已威胁到日本社会保障体系的稳定性,严重抑制了消费支出的扩大。最近,经济形势向好虽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日本财政状况,但其1/3支出仍依赖发行国债来填补。而且,老龄化导致社保费用不断膨胀,日本的财政规模仍不断扩大,日本政府被迫推迟了财政重建目标,今后削减个人福利的社保改革也恐在所难免。网络销售、技术进步以及消费结构变化等也对消费支出产生了一定影响。网络消费普及带来了“亚马逊效应”,压低了物价水平,对扩大消费支出产生抵消作用。对其他电子产品替代性极高的智能手机的迅速普及,共享经济模式的推广等,这些技术进步也在事实上压缩了消费支出的总体规模。不过,受整体经济环境改善的影响,短时间内日本消费支出将出现改善趋势。一是家庭实际收入与可支配收入最近两年已转为正增长,企业也继续上调工资。迄今为止,日本大企业已连续5年实现超过2%的涨薪,中小企业调薪幅度也接近2%。劳动力短缺和经营业绩向好,将继续推动企业对涨工资持积极态度。二是日本国会不久前通过了劳动方式改革方案,也将推动消费支出的增加,“限制加班”可以提升工薪族的消费潜力,不仅可扩大消费支出,还将产生劳动力缺口,有望进一步扩大就业;“同工同酬”也将大幅缩小正式与非正式员工间的收入差距,从而释放更多潜在消费需求,进而从宏观层面为经济增长提供动力。当然,能否拓展老年群体的消费空间,仍是扩大消费支出的关键所在。眼下,老年健康商品与服务不断增加,而更智能的电子设备会更加方便老年人的使用,并将积极推动消费支出的增长。(作者为南开大学日本研究院副院长)《
人民日报 》( 2018年07月24日 22 版)

国家统计局最近发布的《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在劳动年龄人口数量下降七年之后,2018年中国就业人口总量迎来了历史性拐点,老龄化成为一种趋势。随之而来的,不仅有经济前景方面的压力,也蕴含着一系列商业机会。

老龄化将削弱经济增长动能

老龄化对宏观经济的影响,表现在经济增长动能的下降。其背后的理论逻辑主要有两点:

美高梅app官网,第一,人口年龄结构会影响劳动力资源总量供给,而劳动力又是经济增长中最重要的生产要素。人口老龄化趋势下,劳动力供给下降,社会生产能力不足,经济增速下降。

第二,老龄化会改变社会资源的配置方向,对经济增速产生影响。一般而言,老龄化社会中老年人比重上升,老年人在经济中属于“消费型”人口,不创造产出。相应地,社会资源中用于消费的比重增加,必然对资本积累产生“挤出效应”,资本积累能力下降,将削弱经济增长动力。

从横向对比看,人口老龄化程度越高的国家,经济增速往往越慢。

世界银行统计的200个国家65岁以上人口比重与经济增速的散点图显示,老龄化程度越高的国家,GDP增速一般越低,二者存在明显的负相关关系。

美高梅app官网 1

以老龄化极为严重(65岁以上人口占比超20%)的日本、意大利、希腊为例,2000年-2017年三国年均增长率分别为
0.7%、-0.1%和-0.9%。相反,印度、越南等年轻国家GDP增速普遍较快,两国65岁以上人口占比分别仅为5.99%和7.15%,2000年-2017
年年均GDP增速则达到7%和6.5%。

从各国纵向发展的经验看,当一个国家处于人口高速增长、劳动年龄人口比重提升的时期,往往是创造经济发展奇迹的“黄金年代”,反之则相反。

例如,日本的老龄化起步于 20世纪
70年代,自此之后,日本经济增速中枢持续下滑。同样,近年来中国快速进入老龄化时代,也成为中国经济增速下行、进入经济新常态的关键因素。

美高梅app官网 2

老龄化将使投资率高位回落

一般而言,一国扩大投资的主要目的是提高人均资本存量,而人口扩张对投资率影响主要有三方面:

一是为解决新增人口就业的制造业投资;

二是为新增人口提供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的基建投资;

三是为解决新增人口居住需求的房地产投资。

然而,在老龄化影响下,这三方面的投资需求都将明显减缓。

这种明显的负相关关系,在我国投资率的变化中看得十分清楚。改革开放以来,2010年作为我国投资率拐点的分界线特征十分明显。2010
年之前,我国投资率随着劳动人口占比提升而不断增加,2010年达到
47.9%的历史高点;2010年之后,随着我国劳动力人口占比转为下行,投资率也逐步下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