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权研究会文章:金钱政治暴露“美式民主”的虚伪面目

美国媒体近日曝出,不少特殊利益团体在过去13年间累计砸钱8亿美元游说明尼苏达州政府官员,试图左右政府决策。美联社4日报道,美国《圣保罗先锋报》整理分析相关数据后发现,这些团体在2002年花费大约3600万美元用于投放广告、提供报酬等资源拓展渠道,以期影响政府决策。这一金额在2013年翻了一番,达到7400万美元,2014年和2015年分别稳定在7000万美元和6700万美元。其中,商业团体最热衷砸钱。从所有团体每年累计的游说支出看,其中约一半来自商业团体的出资。相比之下,公共事业团体砸钱最狠,医药卫生团体次之。譬如,明尼苏达商会自2002年以来花在游说方面的钱将近2500万美元,游说的重点对象为州政府税收和监管部门;此外,有意在州内铺设能源管道的“埃克赛尔和恩布里奇能源合伙人公司”以及教育工作者联合会“明尼苏达教育”也花费了不少资金用于游说。不过,砸钱越多对政府决策的影响力就越大吗?实际情况似乎并非如此。《圣保罗先锋报》举例说,财大气粗的反控枪团体全国步枪协会在过去13年间仅花费25万美元在明尼苏达州展开游说,在各家利益团体中排名第671位,但其立场却能在国会山得到较好体现,甚至能在一定程度上左右美国总统选举选情。相比之下,“明尼苏达维京公司”在2002年至2011年间花在游说方面的钱多达540万美元,但至今仍未拿下旗下一座体育场馆的审批手续。

中国人权研究会26日发表《金钱政治暴露“美式民主”的虚伪面目》文章。全文如下:

金钱政治暴露“美式民主”的虚伪面目

中国人权研究会

2019年12月

美国一向自诩为民主的“灯塔”,宣称人民拥有参与公共事务、选举和监督政府的权利。但现实情况是,美国政治对立尖锐,社会撕裂严重,大批民众被排斥在政治过程之外。金钱政治是造成这种现象的重要原因。金钱政治剥夺了人民的民主权利,压制了选民真实意愿的表达,形成了事实上的政治不平等。近年来,富人阶层对美国政治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普通美国人的影响力则日渐缩小。金钱政治暴露了美国民主的虚假一面。

美高梅官方网站8808,一、金钱充斥美国政治全过程

“金钱是政治的母乳”。这句广为流传的评论精准而又犀利地揭示了当代美国政治的本质。金钱是美国政治的驱动力。美国庞大复杂的政治机器,只有在金钱燃料的推动下,才能持续前行。金钱是美国政治的润滑剂。离开金钱,美国政治根本无法顺畅运行。金钱政治贯穿了美国选举、立法和施政的所有环节,成为美国社会挥之不去的顽疾。

选举沦为金钱游戏。选举的本来目的是表达选民意志、确定政策方向和选择合格的领导者。但是,美国的金钱政治却扭曲了民意,把选举搞成了富人阶层的“独角戏”。金钱深深植根于美国选举的各个环节中。在所有层级的选举中,筹集资金都是参选者的入门条件。没有足够的金钱,根本无法参加竞逐任何重要政治职位。21世纪以来,美国共和党与民主党两党总统候选人的选举费用从2004年的7亿美元,快速增加到2008年的10亿美元、2012年的20亿美元。2016年,包括总统选举和国会选举在内的美国大选总共花费了66亿美元,成为美国历史上最昂贵的政治选举。美国中期选举费用也快速升高。2002年到2014年间举行的4届中期选举分别花费21.8亿美元、28.5亿美元、36.3亿美元和38.4亿美元,2018年则达到52亿美元。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赢得一个参议院席位的平均成本为1940万美元,赢得一个众议院席位的平均成本超过150万美元。高额的选举费用大大提高了参选门槛,排除了绝大多数人参加竞选的可能。只有少数有能力筹集大量竞选资金的人,才能加入美国政治选举角逐。这无疑为富人和利益集团通过金钱笼络候选人营造了温床。

除公开登记的选举经费外,大量秘密资金和“暗钱”也注入美国选举活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新闻网2018年报道,美国财政部宣布不再要求大多数非营利组织报告捐赠来源,这大大降低了选举资金的透明度。自联邦最高法院2010年对“联合公民诉联邦选举委员会案”的裁决打开政治捐款闸门之后,非法“暗钱”持续涌入选举,不断创造新的纪录。2010年中期选举的“暗钱”为1600万美元,2014年中期选举的“暗钱”增加到5300万美元。到2018年中期选举,候选人以外的外部团体花费的“暗钱”剧增到9800万美元。在外部团体为影响国会选举而播放的电视广告中,超过40%是秘密捐赠者资助的。

二、金钱政治是美国资本主义制度的必然产物

美国是资本主义国家。美国民主制度是实现资产阶级统治的政治形式,因此必然体现资本家意志,为资本家利益服务。美国民主制度的最大特点是选举。通过选举把符合资产阶级要求的政治人物推上国家领导职位,行使国家权力。为此,美国设计了一套精巧的政治体系和选举制度,对候选人和选民进行层层筛选,以保证那些让富人满意的人当选。最初,美国对选民资格进行种种限制,剥夺大批美国公民的选举权。后来,金钱越来越成为资产阶级控制选举的最重要手段。进入20世纪后,尤其是20世纪60年代以后,随着大众传媒的普及和发展,金钱在选举中的地位不断上升。金钱是个选择器,可以用来淘汰来自底层的政治参与者,使得穷人代表根本难以成为候选人。富人通过资助竞选经费的方式挑选合格的政治代理人,使他们成为候选人,进而赢得选战。在这种制度设计下,经济利益与政治权力的链接是天作之合。富人的经济利益需要通过选举参与政治来保障,政治人物需要借助金钱来进行选举。富人为了维护他们在国家公共资源分配中的优势地位,有很强的动力主动介入政治运作,寻求从联邦到地方政府的各级代言人。他们拥有最大份额的社会财富,可以满足政治人物的资金要求。政治人物可以充当富人的政治代表。而随着传播技术的发展,政治人物必须占有更多金钱才能参与一场正常的选举,进而赢得选举。于是金钱极为容易地充当了政党政治“链条”中的起点与终点。美国两大政党候选人不过是资产阶级内部不同派别的代表罢了。

利益集团的活动生动诠释了金钱政治的内涵。利益集团指的是一些有共同政治目的、经济利益、社会背景的团体和个人为了最大限度地实现其共同目的、利益而结成的同盟。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是利益集团得以合法存在和开展活动的最高法律依据。利益集团的宗旨是参与权力运作过程,影响公权力部门制定相关政策,以维护和扩张自己的利益。美国独特的政治体制,如联邦和州分权的联邦制,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分立的制度,为利益集团提供了广阔空间,使它们可以向各级政府施加压力,左右美国政治。利益集团已深深嵌入美国行政机构、国会和司法系统之中,与政党和政府并列为美国政治的三大支柱。利益集团的活动方式有很多种,如提供资金、直接介入选举过程、帮助特定候选人赢得选举等,从而影响国会立法和未来政府决策;通过刊登广告、发表广播和电视演说、召开新闻发布会、制作影片等方式制造舆论,影响政府决策;对立法者和政府决策者进行游说,直接影响政府政策。美国的政府决策和国会立法是各利益集团博弈的结果。

利益集团就是金钱政治的标本。利益集团的活动处处离不开金钱,是联结金钱与权力的枢纽,其功能就是将金钱转化为政治影响力。利益集团的资金越充沛,它的政治影响力就越大,而金钱绝大部分掌握在富人手中。穷人也可以组成利益集团,但由于财政资源有限,注定不会发挥很大影响。真正能够发挥较大影响的还是一些企业集团或行业性组织,因为只有这些利益集团拥有足够的资金。例如,在2000年至2010年间,美国企业花在选举上的资金是工会的10倍。虽然2010年后企业和工会的政治支出限额取消了,但许多工会组织已达到其支付能力上限,无力进一步增加政治支出。相反,企业的政治花费急剧增加,影响力迅速扩大。企业加大政治投入当然是为了在政策制定中尽可能放大自身利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