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者:为何年轻人不再信资本主义 信社会主义_国际新闻_海峡网

想象一下,假如你今年二十岁,出生于1996年。五岁那年,美国发生了“9·11事件”。打你有记忆起,美国就一直在交战。2008年,你十二岁。这一年,全球经济突然崩盘。在经过小布什总统多年的虚张声势后——9·11事件后,他还曾鼓吹以”美式消费主义”对抗恐怖——你发现自己国家远比想象得脆弱。但美国很快崩溃,那些照顾你的大人们突然自顾不暇。你的父母可能在金融危机中失去了工作,也许你的家庭因为次贷危机失去了原有的住房。2009年,政客们声称经济不景气已经过去,但你的苦日子还没结束。工资收入停滞不前,甚至还在下降,而医疗、育儿和教育的开支却呈指数级增长。原本全职岗位变成了合同工,福利待遇大大削减。原本中产阶级的工作职位变成了低收入的服务性工作。你出生时,你父辈对美式生活充满期待,认为经济将长期保持繁荣,而这一期待如今却落了空。9·11事件现场“婴儿潮”的那一代人总说,你最好的出路就是去上个好大学,然后找份好工作。但是这条出路现在行不通了。大学毕业生陷入了学生贷款的泥淖,他们有些人不得不为最低工资而打拼,甚至不得不在无薪实习工作中挣扎。那些体面而高收入的工作机会都集中在大城市中,而这些城市的房租在过去十年间涨了三倍到四倍。你不愿接受这里的低工资,但又无力承担那里的高房价,实在是进退两难。在这些大城市之外,美国处处遍布刚宣布停业的商厦,它们与长期废弃的工厂一起,待在那里就像待在废墟里一样,你什么都得不到。人们时不时地骚动。你十五岁那年,“占领华尔街”运动抓住了这个国家所有人的眼球,暴露了企业贪婪,让人们注意到错失的机会。不过还不到一年,“占领华尔街”运动就偃旗息鼓,发起运动的人们则开始创立“金牌维权咨询公司”来赚钱。你十七岁的时候,劳工发起了“15美元工资运动”,成功使提高最低工资水平——每小时15美元——的提议进入主流话语,但政客们提出的方案十分缓慢。似乎没有人认识到这场危机的紧迫性。奥巴马总统作为民主党的自由派,应该算是理解贫困人士的了,还是声称经济已经复苏。你想知道,什么时候经济复苏的阳光才能照射到你的家庭。就这个问题,你已经问了自己八年。占领华尔街2016年,统计数据告诉你,美国的失业率降低到了4.7%,最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开始时你以为,是不是统计出了错误,直到你意识到政府把所有兼职工作、打零工或者收入在贫困线以下的人口都算作就业人口。如今,美国的就业现状就是这个样子。工作已不再是个人获取成就感的途径,不再是通往美好生活的道路,它只是一场徒劳无益的无限循环。今天,“活下去”才是美国梦的核心。这么说来,18至29岁的年轻美国人过半表示,他们不支持“资本主义”也不足为奇了。根据今年四月哈佛大学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对资本主义的支持率跌到了历史新低。这个年龄段的受访者中,51%的人对资本主义表示了强烈抗拒,只有42%的人支持资本主义。33%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支持社会主义。哈佛大学的这项调查与2012年美国皮尤研究所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不谋而合。在2012年皮尤研究所的调查中,有46%的18-29岁青年人表示支持资本主义,而47%的受访者对资本主义态度负面。而老年的一代对资本主义的态度比青年人稍微正面一些,在65岁以上的受访者中,52%表示了对资本主义的积极态度。相比之下,两代人对社会主义的态度截然不同。49%的青年受访者对社会主义有好感,而老年受访者中只有13%的人对此有好感。这是不是意味着年轻一代的美国人已经做好准备迎接“公私合营”、“打土豪分田地”了呢?显然没有。许多媒体在报道哈佛大学调查时都指出,该调查并未对“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给出明确定义。哈佛大学这项调查的主要负责人John
Della
Volpe与受访者进行了访谈,此后他告诉华盛顿时报的记者,受访者反对“资本主义”,
并非反对这个概念本身,他们反对的是资本主义在当今时代的实践方式。在年轻人看来,那只“看不见的手”似乎已变成了“死亡之握”,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资本主义愈发失去了它的吸引力。20岁以下美国人从未经历过经济危机之前的繁荣期。父辈们认为理所应当的东西——比如晋升、工资增长、每周40小时工作制、工会、福利、养老金、雇主和雇员之间的忠诚等等,在社会上已经越来越少见。20世纪上半叶美国工人运动所争取到的东西,原本已经成为美国工作生活中的基础,而现在被视为是“激进”的。因此,虽然伯尼·桑德斯的政策提议像极了新政时期的民主党政府,他却被认为是”闹革命的社会主义者”,这只说明现在美国的用工环境是如此的糟糕,以致于对基本稳定的追求和愿望,包括居者有其屋、学生不用背负巨额债务就能上学,以及工资收入覆盖支出等,都成为了奢侈的愿望。让包括时薪15美元最低工资政策在内的一揽子政策获得社会关注的不是桑德斯,而是前几年罢工的快餐业工人。他们的诉求并不过分,而是对工资收入过低的必要矫正。1968年,美国的最低收入标准实际值达到了最高水准。如果按照历年的通货膨胀率计算,2012年美国的最低时薪应该达到21.
72美元(折合人民币144元)。对美国生活的基本期望是“自给自足”,
而眼下接近半数的美国人名下连400美元(折合人民币2658元)都没有。政客们在鼓吹“低失业率”和“经济复苏”,但事实似乎不是这个样子。桑德斯描述了现在美国经济的困境,而这一困境或被其他的领袖否认,或被他们认为是合理的。选民们反感的不仅仅是美国经济的现状,而是媒体与政客对现状的渲染——他们给人一种经济强劲复苏、艰辛只是个例的“幻象”。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里,对修辞术的滥用已经导致一些术语失去了他们本来的意义。为了安抚民众的情绪,桑德斯、特朗普和克林顿三大候选人都声称自己是“反建制”——对于两个职业政客和一个亿万富翁而言,这种表态让人将信将疑。“新自由主义”原本是一个鼓励经济和政治自由化的专有名词,而它现在被不分青红皂白地成为了政客在社交媒体上互相攻击的工具。特朗普让“法西斯主义”一词重回美国政治的辞典当中,还有人说虽然他的政策主张简单粗暴、不合法律,但“与二战时法西斯头子们相比还相去甚远”。与此同时,特朗普还斥责希拉里·克林顿在回应奥兰多枪击案时没有使用“极端伊斯兰分子”一词。对于身份标签的争执充分表明了美国意识形态一团混乱的现状。正是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美国的年轻人开始辩论支持“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其实,媒体在报道哈佛大学这份民调时,都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在进行调查时,问卷并未简单询问是支持“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其中也包括了其他四个“主义”,分别是“进步主义”、“爱国主义”、“女权主义”、“社会正义行动主义(social
justice
activism)”等。问卷并未就以上六种“主义”进行明确的定义,受访者可以在其中选多个选项。“社会主义”的支持率为33%,事实上是获得最低支持率的一种“主义”,而“爱国主义”的支持率最高,达到57%。剩下的三个“主义”的支持率大约都在半数上下。那么针对当代美国年轻人的意识形态问题,这份报告到底传达了什么信息呢?其实什么信息都没有。真正的答案其实是在有关政策的问题中所揭示出来的。被问及是否支持“政府应当向无力承担食物、住房等基本需求者提供协助”时,47%的受访者回答“是”。这表明人们支持社会主义吗?也并不一定。事实上,这只能表明受访者这一代眼睁睁看着同胞们为食物和住宅而挣扎,他们不希望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而已。其实要了解美国年轻人的困顿现状,根本不需要做这样一份调查。你只要看看他们空落落的银行账户、看看他们低收入的工作、看看他们父母所失去的工作、看看他们背负的沉重债务、以及他们求而不得的机遇,就能了解他们生活的现状。要批判这种现状,你甚至不需要任何专业和意识形态,现状本身就足以反对它自己。(青年观察者张成译自外交政策)

据美国电视新闻网报道,考虑了数月,民主社会主义者伯尼桑德斯宣布将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竞选,这将是他第二次逐鹿白宫。3年前在美国民主党初选中,他以1%的微弱劣势输给希拉里,这事儿给老爷子憋了一肚子气。这次卷土重来,桑德斯有底气呐喊你大爷已经不是以前的大爷,因为近期有多家美国民调显示,他在民主党2020年总统候选人中热度仅次于拜登。瞧这劲头,2020年美国大选,桑德斯大爷最差也是根强有力的搅局者,一不小心还能成为一黑到底的黑马。要知道据近期的民调显示,他在非洲裔和拉丁裔选民中的受欢迎程度已较为领先,而这曾是他第一次参选时认为彻底凉凉的选民基本盘。美国或将迎来一位推崇社会主义的总统?这事想想就刺激…..美国政坛的社会主义者让我们把目光拨回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正是在那片社会主义沙漠里,长出了桑德斯这朵社会主义之花。波兰裔犹太人桑德斯在纽约布鲁克林长大,在上世纪60年代的冷战背景下,尚在芝加哥大学念书的他便加入了美国社会主义青年团(YPSL)。这种行为现在看来都能被称作纯种嬉皮士,堪比山东姑娘不考事业编。作为一个推崇社会主义的美国青年,年轻时的他争取公民权利,倡导同志平权,反对越战,参与1963年由马丁路德金召开的历史性民权集会华盛顿大游行,甚至曾因为在芝加哥公立学校里抗议种族隔离政策而被警察逮捕。
作为一个享受捅破社会脓包的颠覆者,桑德斯青年生活的主要内容就是找刺激。在那个民权运动风起云涌的年代,他总是站在反对保守和支持进步的一方。1971年,桑德斯正式涉足政坛,加入了反对越战的自由联合党,并以民主社会主义者的标签活跃到现在。到目前为止,他是美国政坛上首位信奉社会主义的参议员。2016年以民主社会主义者的身份参选美国总统时,他抨击1%的富人掌握着99%的美国财富,批判体制性的种族主义,主张提高最低工资、实行男女同工同酬、恢复公立大学免费、实现由政府单一支付的全民医保、扩大社保覆盖范围,和向最富有的富豪、大公司以及华尔街投机活动征税等。在当年美国《时代周刊》公布的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榜单中,桑德斯位居榜首。身在资本主义大本营,参选的桑德斯票从何来?在世人看来,美国一直是资本主义大本营。但在这个大本营里,抬着桑德斯前进的却是美国年轻人。他们对于桑德斯的欣赏与支持,用一边倒来形容都不算夸张。△纽约州民调年过70的桑德斯人老心不老。当初在爱荷华州初选造势时,他跟独立摇滚乐队Vampire
Weekend一起唱民谣;在体育馆造势时,跟年轻人一起打球。善用社交媒体的他还丝毫没有架子,当初在威斯康星活动时,一只小鸟停在了桑德斯的讲台上,他却利用这次事件在社交媒体上卖了个萌,然后带火了一个标签#美高梅app官网,BirdieSanders。当然,年轻人喜欢的不仅仅是他的热血与不拘一格,也是他所代表的政见,既民主社会主义。早在桑德斯宣布参选之前的2014年,1824岁这个年龄群中对社会主义的好感就已高过资本主义。在国会山的25年里,桑德斯从未为他的民主社会主义理想弯头低腰。反战、平权、推崇社会主义他所塑造的诚实、接地气和值得信赖的形象,让他在年轻人心中收获了极大的好评与认同。全球化负面影响抬头、两党扯皮消耗社会资源、职业天花板越来越明显,美国很多年轻人对于美国两党之间的政治早已厌倦。而在美国驴象之争被年轻人嘲笑为矮子里拔将军的时候,桑德斯的出现给了他们两党之外的第三条路。桑德斯的社会主义,究竟是骡子是马?桑德斯曾无数次在公开场合宣称自己是社会主义者,也将谴责社会不公、抨击垄断资本对劳动人民的掠夺性作为竞选口号。但在阐述自己的社会主义时,他从来不提委内瑞拉和古巴,甚至也忽略中国,而是将目光放在了北欧的丹麦、瑞典。桑德斯其实是希望从罗斯福新政和约翰逊社会改革中汲取灵感,说白了就是重建一个重福利国家。他明白美国现在需要进行社会变革,但他也远没觉得这场变革需要通过工人运动和共产主义政党来完成。他主张的只是在现有资本主义制度框架内,给予工人阶级某种改善。如果嫌这些话说得太绕口,可以给大家打个比方。假设桑德斯是一个船长,觉得船员们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决定进行一些改变。这些改变可能是换一个管后勤的副手,也可能是在船上新开个麻将室改善业余生活,但绝不可能是改变船长或酬劳分配方案,也不可能把捞上来的鱼再多分给大家。说白了,桑德斯口中的民主社会主义其实是一种对资本主义的修补。他认识到美国选民并不缺乏发动政治革命的意愿,并利用了美国社会日益高涨的反资本主义情绪,但是他所谓的政治革命并不是反对资本主义,而仅仅是要继续团结资本主义政党、团结国家,团结那些原来已经对政治绝望的美国人。100多年前,中国人管这个叫洋务运动。桑德斯与特朗普:两个对现状感到不满的美国人就算桑德斯把变革措施说出花来,归根结底还是在资本主义的框架内修修补补。其实这本质上与特朗普的出发点一致,就是不满现状,改变现状,但两人对于改变现状的政策却截然相反。众所周知,川普一直以来都把锅甩给国外:非法移民占用美国资源、欧盟吃里扒外、其他国际盟友就知道拖自己后腿、中国在世界上抢夺美国资源等等,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全世界都错了,唯独美国没错。正是出于这种观点,特朗普的政策一直都有强烈的攻击性和排他性。比如在美墨边境建墙(还想让墨西哥出钱)以阻止非法移民,减少穆斯林签证,重启所有能重启的贸易、军事协议,看能不能再从盟友手里抠回一点肉……而桑德斯认为,美国目前所遇到的问题出在自身。他把矛头对向资本家和银行,指责他们贪得无厌导致了次贷危机,大家差点一起完蛋。出于这种观点,桑德斯的政治主张概括起来就是给资本家加一定量的税,然后再给平民增加福利,包括公办大学减免学费、全民医保等等。从桑德斯和特朗普政治主张的不同,也能看出美国社会时下所呈现出的一些分裂现状。2018年6月,美国多家民调出现了令人费解的一幕:有约40%的受访者认为特朗普是近40年来最差的总统,没有之一;而另一方面,特朗普的民意支持率在当时却创下上任以来的新高……最差总统与支持率新高同框,看似诡异,实则反映了美社会的高度分化。坚定支持特朗普的美国人继续觉得美国这些年在外面是打肿脸充胖子,吃了大亏;反对特朗普的人则认为美国自身制度出现问题,并对现行资本主义做出一定程度的反思。早在2011年,皮尤调查显示,30岁以下的美国人中有49%积极看待社会主义;2016年《波士顿环球报》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初选前调查显示,35岁以下的选民中有超过50%自称是社会主义者。这些人可能并不了解社会主义具体是什么,但他们就是觉得国家现在这个搞法不对头。事实上,这已经是美国社会一个长期的趋势,所以才出现非传统的新鲜人不断入主白宫的现象。奥巴马是非传统的候选人,赢了,特朗普也是,也赢了。如今桑德斯再战江湖,在美国民众对现实不满的情绪中,还真难说他能走多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