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要拆超200座苏军纪念碑 或激怒俄罗斯_国际新闻_海峡网

图片来源:俄罗斯卫星网波兰当局正计划将共产主义执政时代为苏军修建的超过200座纪念碑搬进一处前红军基地,用于展示和佐证历史上的“不真实”。美联社6月28日援引波兰国立“民族回忆研究所”(Institute
of National Remembrance)副所长Pawel
Ukielski的话说,该计划将涵盖为致敬苏联红军在二战末期击退德军时向波兰进军,而在1940到1950年代竖立的纪念碑。那时候,苏军和战后上台的波兰当局立起这些纪念碑,象征着波兰对解放德国占领区的苏军的感激。但同时,苏联红军也扶植亲苏政府,将波兰置于莫斯科控制下,直到1989年东欧剧变发生。民族回忆研究所官员Andrzej
Zawistowski表示,这次拆迁计划涉及229座纪念碑,均与“被我们认为是不实”的历史有关,因为波兰人看起来是在对“赋予波兰独立进行感激”,但实际上却开始受控于另一个国家。民族回忆研究所称将帮助实施这些纪念碑的拆迁,并把它们搬进博物馆。不过英国广播公司(BBC)说,是否被清理还需获得涉及拆迁的各个市议会的首肯。民主化变革后,波兰一直重视就其20世纪“被歪曲”的历史事件发声,这其中就包括来自苏俄的统治——尽管在苏联时期波兰国内一直称其为“友好合作”。波兰提出的这个计划在外交上十分敏感。俄罗斯当局此前已就近年来拆迁的部分纪念碑向波兰政府表示过强烈抗议,称这些做法彰显出波兰对解放他们于纳粹水火、并做出巨大牺牲的苏军缺乏感激。有超过2000万苏军在二战中丧生。BBC称,波兰在未与俄罗斯磋商的情况下做出的这一最新举动可能会再次激怒俄罗斯。该计划将斥资200万兹罗提(45万欧元)将纪念碑移至位于华沙东北部的城镇Borne-Sulinowo,用于教授历史。苏联以及俄罗斯部队曾在该镇驻扎,直到1993年。Andrzej
Zawistowski表示:“教育园将以正确的历史背景展示这些纪念碑。而立陶宛、匈牙利甚至俄罗斯等国家,也都设有这种类型的教育园和机构。”历史上波兰和苏联恩怨由来已久。一战结束后,由于苏联希望建立全球性的无产阶级政府,两国之间的敌意就在不断加深。在1920年波苏战争以波兰的胜利告终后,里加和约让波兰获得了西白俄罗斯和四分之一个乌克兰。作为这场战争的牺牲品,有12到13万苏军战俘于1919年到1921年间被关押在波兰。根据两国国家档案机构共同出版的文献,约有1.8万到2万名红军战俘在1919至1922年间死亡。而在二战期间,苏联秘密警察机关在苏共中央政治局的批准下,于1940年4月至5月间对被俘的波兰战俘、知识分子、警察及其他公务员进行有组织的大屠杀。1940年春,约2.2万名在押波兰人遭苏军杀害,其中超过4000人在斯摩棱斯克郊外的卡廷森林被处决,史称“卡廷惨案”。苏联方面曾指责屠杀为纳粹德国所为。直到1990年4月,苏联才正式承认对卡廷事件负全部责任,称其是“斯大林主义的严重罪行之一”。2010年4月,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下令公开俄方掌握的卡廷事件历史文件
,首次向公众公开卡廷事件相关档案。作为西方盟友和北约成员,如今的波兰也把战后苏联时期的统治视为压迫,这让波兰与俄罗斯两国间关系已出现持续数年的紧张。双方在很多问题上存在争议,特别是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政策,以及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美联社称,由于波兰当局认为这些建筑歪曲了数十年来绑架波兰自由的事实,且不再适合出现在公共空间,一些纪念碑已在各种场所被拆除藏起。报道说,象征苏维埃的锤子和镰刀标识在波兰已被禁止。俄罗斯政府称,在1994年的一项双边协议下,波兰有义务保护该国境内所有的战争纪念建筑。波兰方面则回应称该协议中受保护的纪念碑仅限于与公墓相关的部分。波兰方面已表示,拆迁计划不会包括那些竖立在苏联红军将士公墓或是埋葬地点的纪念碑,这些纪念碑将保持原样。按照美联社的说法,约有60万苏军在波兰与纳粹作战时阵亡并埋葬在那里。Andrzej
Zawistowski表示,计划“不会影响到苏联军人的公墓”,“将只包括那些对红军表达感激之情的纪念碑”。

“卡廷惨案”又称“卡廷事件”、“卡廷森林大屠杀”(波兰语:zbrodnia
katyńska;俄语:Катынский
расстрел),是苏联秘密警察机关内务人民委员部在苏联共产党中央政治局的批准下,于1940年4月至5月间对被俘的波兰战俘、知识分子、警察及其他公务员进行的有组织的大屠杀。1940年春,大约2.2万名在押波兰军人、知识分子、政界人士和公职人员遭到苏联军队杀害(其中4421人于斯摩棱斯克郊外的卡廷森林被处决)。

卡廷惨案并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而是一系列政治纷争的结果。苏联希望建立一个全球性的无产阶级政府,而战前的波兰与苏联之间的敌意也在不断加深。在1920年波苏战争以波兰的胜利为结束后,苏联不得不放弃将革命推向西方,斯大林被批评其在波兰战线上的错误决定,苏维埃当局把西方邻国看作是主要的敌人。波兰在协约国和罗马教廷支持下的向东扩张,红军在华沙战役中完败。1921年3月18日缔结的里加和约让波兰获得了西白俄罗斯和四分之一个乌克兰。作为这场战争的牺牲品,12—13万苏维埃战俘于1919—1921年间被关押在波兰,其中的65000到70000回到了俄国,超过6000人成为了白卫军,2000人成为波兰居民并加入国籍。根据波兰和俄罗斯两国的国家档案机构共同出版的文献,约有18,000至20000名红军战俘在1919至1922年间死亡。在1937年到1938年的苏联
“大清洗”(Great
Terror,旨在平息酝酿在全国的反布尔什维克叛乱)运动期间,苏联人用极端的手段打击国内的波兰人群体。当时超过7万波兰人被人用手枪击中后脑而死亡,大清洗中,每十个受害者中就有一个是与波兰有关系的。后来,苏联使种族清洗的机制更加精密了。

1939年9月,与希特勒签订了条约后,斯大林向正在抵抗德国人的波兰发起进攻,他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永久摧毁波兰的独立地位。在入侵最开始的时候,苏联一如既往地隔离那些他们认为是波兰领导集团的代表人物,特别是官员。可以想像,苏联当局对种族清洗是早有预谋的(其原因是因为早期的苏波战争中波兰屠杀苏联战俘),就像德国人在他们的领地所计划的一样。对于被囚禁者,苏联并没有按照国际法对待他们,所以他们一直坚持着他们如此一致的谎言。

美高梅网址游戏投注 1

随着1943年波苏关系恶化,以及苏联在1944—1945年支配了波兰的领土,苏联成功把这个被征服的国家以共产主义傀儡政府的形式一直统治到80年代。在这段时期,任何要求获知卡廷事件真相的人均被看作是反对苏联和反对波兰人民共和国份子。这就是战后波兰一直被
“卡廷谎言”所驾驭的原因。

卡廷惨案真相

美高梅网址游戏投注,“卡廷惨案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遭到扭曲的历史事件,不过它很可能是最喧嚣的一个。”卡廷大屠杀的俄国历史学家维克托·萨斯拉夫斯基曾经这样说。在批评俄总统普京对这段历史的漠视时,他引用了俄罗斯诗人帕斯捷尔纳克的话:“再高超的撒谎技巧,也不能弥补你面对历史真相的无能。”

出生在列宁格勒,小时候的维克托曾帮他的父亲烧掉了与托洛茨基的信,此后一生流亡在外,童年那种恐怖而窒息的记忆却一直如影随形,这些记忆成为他研究斯大林时期历史真相的最初动力,直到他最后找到那个记忆的支点──1940年的卡廷大屠杀。

在2010年4月10日斯摩棱斯克空难之后,这段历史又为灾难深重的波兰民族添上了一层悲壮的意味。当日,波兰总统莱赫·卡钦斯基带领波兰代表团一行88人乘图-154总统专机,从波兰华沙飞往俄罗斯斯摩棱斯克市,准备在当地悼念卡廷大屠杀的遇难者。飞机坠毁,机上96人无一生还。

莫名失踪

在伦敦西郊的肯拿士贝利公墓有一个锥子一样的花岗岩墓碑,上面只有简简单单的字“卡廷,1940”。这是波兰人在1976年9月为悼念大屠杀的死难同胞所建,也是世界上第一座以卡廷事件命名的墓碑。不久后,英国的坎诺克蔡斯又出现了一座相似的墓碑,建造者斯蒂芬·斯坦泽维奇的父亲曾经是二战时波兰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在卡廷事件中遭到屠杀。斯蒂芬所立的纪念碑并非仅仅为了纪念父亲,纪念碑的底部有这样一行字:“纪念1940年卡廷树林里被屠杀的波兰军人和官员”。它的旁边有一个小玻璃瓶,里面装着华沙和卡廷树林的泥土。从伦敦开始,纪念碑在随后的年月里出现在了美国的马里兰、加拿大的多伦多……最后才是乌克兰和俄罗斯。纪念碑就像是波兰人二战开始流亡的历史证据,直到最后回到原点。

时间回到1939年9月1日,纳粹德国开始用闪电战大举进攻波兰,而在半个月后,苏联以波兰政府难以控制本国领土,苏联和波兰的和平条约失效为由,也开始从东面大举进攻波兰。由于波兰政府的不抵抗政策和英国、法国等国绥靖的“西方背叛”,大批的波兰军人和政府官员成为战俘。据估计,约有25万到454700名波兰人成为俘虏,他们分别被关押在3个战俘营里,由苏联的国内安全部主管。NKVD此后迅速释放了4万多名乌克兰籍和白俄罗斯籍的士兵,而4万多生在波兰西部的士兵则被遣送到纳粹德国的管辖之内……直到当年11月,NKVD有4万波兰籍的战俘:8500多名行政人员、6500多名政治官员、2万5000多名士兵……这些人中的大部分仿佛人间蒸发一般去向不明。

大屠杀

初时,这些人的命运在战火纷飞的年月里很难引起关注,当时西方国家最主要的任务是与苏联联盟,抵抗纳粹的进攻,流亡英国的波兰政府必然要追随这样的潮流。1941年,波兰流亡政府与苏联签订了西科尔斯基─马伊斯基协约,决定在苏联境内组建一支波兰军队。波兰将军乌拉蒂斯劳要求得到这些曾被捕的波兰军官的消息,斯大林信告诉他,在苏联入侵波兰时期被捕的几万波兰战俘已经全部被释放──这些音信全无的人,从斯大林暗示的理论而言,是被同年开始入侵苏联的纳粹德国军队所杀。他甚至荒谬地说,这些战俘“很可能跑到了满洲”。

不久后,一个波兰铁路工人在俄罗斯卡廷的森林里发现了大量的尸体,并把此事报告给了波兰地下抵抗组织。但是慌乱时期的波兰人中很少有人相信这一“危言耸听的传闻”,因为尸体的数量太为惊人。但是随后的1943年,戈培尔率领的德国国防军占领了卡廷森林,他们挖开了一个万人坑,当时就发现了4243具波兰军官的尸体。戈培尔兴奋不已,他明白自己找到了一个离间波兰、西方和苏联关系的大宝藏,同年的4月13日,在柏林电台的广播信号中,一个声音这样缓缓说道:“一个深沟……28米长,16米宽,2万波兰官兵的尸体……”

不算清楚的信号在同盟国的夜空中传递着,当然也传到了波兰总理瓦迪斯瓦夫·西科尔斯基的耳中。瓦迪斯瓦夫要求斯大林给出解释,后者坚持说这是德国人的离间计,波兰人早就被释放,杀害他们的是德国人。瓦迪斯瓦夫肯定无法接受这个疑点诸多的解释,于是他要求红十字会联合几个西方国家一起到卡廷调查。他受到的压力是肯定的,苏联不久之后就攻击他与纳粹德国有联系,斯大林解除了和波兰流亡政府的联盟关系,转而培植亲苏联的波兰旺达内阁。铁幕在此时就已经渐渐张开,在斯大林的坚持下,同盟国也纷纷肯定了旺达内阁的地位。离奇的是,在两个月后,瓦迪斯瓦夫乘飞机从中东前往波兰调查卡廷事件,飞机在起飞不到16秒后不明原因坠落大海,瓦迪斯瓦夫、他的女儿和他的内阁总管一同遇难。

美高梅网址游戏投注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