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驻泰国使馆:中国放弃泰国高铁建设消息不实

泰国交通部长阿空日前表示,对于日泰铁路合作项目中的曼谷-清迈高铁,日方建议不全部修建,而是先动工其中一段。日本和泰国签署铁路合作备忘录一年来,关于造价、收益的传闻不断,新华社驻曼谷记者就此走访专家,了解日本在泰国修建高铁的合作细节、进展情况,同时揭开日本在泰修建高铁背后的东南亚谋篇布局战略考量。【“曼谷-清迈线”被“腰斩”?】先来看看近日因“腰斩”而闹得沸沸扬扬的曼谷-清迈高铁线。泰国交通部部长阿空24日告诉媒体,对于日泰合作的全长672公里的曼谷-清迈高铁,日本建议泰国先行修建第一段长380公里的路线,余下的长292公里的彭世洛-清迈路段可以留待再议。造价过高而收益不足是日泰合作的曼谷-清迈高铁面临的主要问题。首先,双方在造价评估上存在差异。根据日方工作组提交的初步可行性报告,这段高铁项目评估造价为5300亿泰铢(约合149.63亿美元),而泰方之前估算的造价仅4400亿泰铢(约合124.2亿美元),双方估价差距巨大。2016年5月18日,在日本东京,一列新干线列车驶过一片工地。其次,双方都担忧收益难抵高昂造价。泰方原先假设,如果这条高铁达到日均乘客4.5万人次,估计项目内部收益率不会超过12%。日方报告则质疑能否达到这个客运量。因为,清迈府约150万人,游客数量约为每年800万人次,日均不过2万人次,即便进出清迈全部乘坐高铁,也到不了4.5万人。所以,高铁仅凭运载乘客的收益本身很难赢利。从一定程度而言,是否直接参与曼谷-清迈高铁的投资,日本处在待价而沽阶段,可能以提供设计方案、转让技术等其他形式参与合作。开泰研究中心中文部主任黄斌告诉新华社记者,日方提出希望泰国投资这条高铁,委婉地表达了日本并不会参与投资的意向。运营方面也建议泰国铁路局与民间企业共同运营。不过尚未提及日本是否将提供贷款的话题。与此同时,日本建议通过兴建沿线房产来弥补线路的造价收益差。该建议施行的有利条件是该线路穿过泰国历史文化核心地区,日本希望泰国能够提出政策明确的高铁沿线开发计划,包括如何在铁路沿线八个府发展旅游业、如何开发沿途乡村地区等等。泰国交通政策及规划办公室为此成立了一个专门小组。2015年4月13日,在泰国北部城市清迈,两名游客身背水枪准备参加宋干节泼水狂欢。新华社记者李芒茫摄然而,在曼谷-清迈高铁沿线搞商业房产开发谈何容易。日泰高铁项目分为两大工程段,即此次日方建议“截断而成”的曼谷至彭世洛路段和彭世洛至清迈路段。一些泰国铁路专家认为第一段较为平坦,投资回报率相对高,沿线土地的商业开发也很有潜力;而彭世洛至清迈这第二路段处于山区,商业开发前景还有待评估。或许正是出于上述考虑,日本国土交通省最近向泰方提交的曼谷-清迈高铁的可研性报告建议,先修该线路的第一部分。【欲借“东南线”通联地区】实际上,最近舆论热议的曼谷-清迈线仅为日泰合作高铁线路之一,从战略意义上来讲也并不是其中最重要的。根据去年签署的铁路合作备忘录,日本将在泰国参与三条铁路的建设:其一,曼谷-清迈高铁线,为南北走向;其二,从达府经由彭世洛、孔敬到穆达汉的“东北线”,
主要覆盖泰国东北地区,为东西走向,尚在可行性研究中;其三,连接北碧府、曼谷到沙缴府的东西走向复线米轨铁路,主要覆盖泰国东南部地区。2014年4月29日,在位于泰国曼谷西北122公里的北碧府,一列火车一座大桥上开过。在泰日铁路合作的三条线路中,日方最为看重的是第三条“东南线”。这条线路是将现存的单线铁路扩建成复线,且包含了从曼谷到春武里府廉差邦港的支线,长574公里,从西到东贯通泰国缅甸和泰国柬埔寨边境,并连接主要港口和工业区。泰国正大管理学院中国东盟研究中心主任汤之敏告诉新华社记者,日本青睐于北碧—曼谷—沙缴线路的原因之一,是瞄准了这条线向西在地理纬度上与缅甸东部土瓦经济特区十分接近,向东则可延伸到柬埔寨首都金边、越南胡志明市,未来将为日本进一步扩大与东南亚其他国家的互联互通奠定基础。在周边东南亚诸国中,日本对泰国直接投资几乎最多,但近年来却呈逐年减退趋势,其背后有多重原因,包括泰国劳动力成本提高、国内面临“中等收入陷阱”以及在区域国家中尚未加入“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等等。与此同时,日本投资向泰国之外的东南亚国家转移。缅甸被日本认为是极富投资潜力的国家之一。泰国和日本已携手参与缅甸土瓦经济特区的投资建设。汤之敏认为,日本的战略规划是,既可以将泰国当作生产、中转和区域销售的中心,同时又将缅甸打造为链接印度洋和太平洋的新门户。2015年3月14日,在日本金泽,人们拍摄第一列驶往东京的新干线列车。新华社/法新【在商言商,少谈战略】开泰研究中心中文部主任黄斌告诉新华社记者,日泰铁路合作不可能不与日本在泰国乃至东南亚的经济战略布局密切相关,但日本从政府到民间舆论甚少把战略挂在嘴边。尽管曼谷-清迈路线因造价高、收益低而引起泰国舆论关注,从泰日三条铁路合作的进展来看,日方始终审时度势、伺机而动。除了寻求合作新修、扩建铁路的可能性,日泰铁路合作也呈现出务实性和多样性。黄斌举例介绍说,泰日成立了铁路合作开发办公室,专门调研铁路货运市场及着手进行泰国国内铁路货运网的升级改造。日本已经在北碧-曼谷-沙缴线路上,帮助泰方进行货物运载的升级优化。日方还已在从泰国东北部孔敬府到南部洛坤府的铁路线上进行小集装箱货运的试运载。日泰双方也可能采取更加多样化的铁路合作形式。一种是机车、车厢、铁轨等装备的进出口;一种是一国帮助另一国铺设铁路,属于建筑工程类的服务贸易;更高层次的合作则是管理运营整条铁路。

  泰国《曼谷邮报》今日(4月8日)报道称,中国主动放弃了部分泰国高铁项目,泰方正与日本探讨高铁建设细节。对此,人民日报客户端今日晚间报道,中国驻泰国大使馆正式辟谣,证实该消息不实,并表示新一轮中泰铁路谈判将于下个月在昆明举行。

美高梅官方网站8808,  该报道称,泰国总理巴育下令运输部与日方探讨合作细节。泰国交通部长巴金表示,日本有意投资曼谷-彭世洛-清迈高铁;从昆明途经老挝修建到泰国的铁路线路谈判失败后,中国已经拒绝投资曼谷-清迈项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