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谈脱欧:“日不落帝国”回到了300年前原点_国际新闻_海峡网

英国公投的结果出炉,脱欧派以51.9%对48.1%战胜留欧派,这一微弱胜利却很可能是打开了欧洲的“潘多拉盒子”,把这块大陆推入动荡。作为最初后果,英镑24日大贬10%,欧元贬3%,英国与欧盟双输的格局已经显现。卡梅伦首相已于今天宣布辞职,苏格兰或将举行新的脱英公投,北爱尔兰和威尔士对伦敦的不满也将上升。荷兰、法国都有人提出举行脱欧公投,尽管那些声音未必就能很快得势。有人说,大不列颠历经300年征程,一度殖民地遍布全球,被称为“日不落帝国”,如今它又回到了原点,说不定最后就剩下英格兰那一小块。英国人在心理上已经输了,这次公投也许被证明是他们走向小国寡民破罐子破摔的标志性事件。脱欧派算的都是养老金得到保障、社区里少出现几个移民的身影、学校的位置别被外来人占了等等,国家抱负和全球战略这样的宏大话题在这次公投中遭到排挤。如果只算计眼巴前的那些事,英国当然越小越好。如果现在由公投来决定是不是卖掉英国的原子弹和核潜艇来充实民间的福利,说不定民粹主义者都能忽悠一半以上的选民回答“是”。假如把欧盟看成一个国家(当然它不是),那么英国作为最有实力的“大省”之一宣告独立,“一分两半”后的双方都突然间变小了。它们的影响力将受到削弱,也会带动力量分配的格局性变化。英国一直是欧盟内闹特殊的成员,它没有加入统一欧元,也未参加申根协议,法德作为欧盟的轴心一直对英国“吃着碗里瞅着锅里”的做派不满。英国脱欧从一定意义上说也对双方都是一种解脱。然而这种解脱当然是欧洲一体化进程的重大倒退。当欧盟的事业一帆风顺时,这种倒退不可能发生。英国脱欧说到底是欧洲衰落的体现。世界的重心原来在大西洋的两侧,分别是最发达的北美和欧洲。如今重心漂移到太平洋,东亚经历了几十年的高速发展和繁荣,而欧洲在原地踏步,逐渐成了世界的博物馆和旅游地,还有几个不错的学区。不幸的是欧洲还离动荡的中东最近,难民潮总是第一波就奔向欧洲。恐怖主义的冲击与难民潮形成同步,给人以它们有可能是一回事的联想。欧洲无力解决所面临的问题,民众困惑而沮丧,极端思潮随之兴起、蔓延。政治家们如果此时缺少担当,整个国家就可能像引擎熄火一样,随波逐流。英国脱欧派投票只比留欧派多了几个百分点,而这几个百分点很容易由临时因素促成。由公投来决定英国在未来世界格局中的位置和姿态,这是正确的方式吗?已经有人在反思,公投这种所谓最民主的方式未必是做国家重大决定的有益选择。持这种观点的人指出,英国是代议制国家,应当由代议机制决定英国国家命运,让全体公民为他们当中很多人无法搞清利弊的抉择进行投票,这是政治家们对他们应有责任的推脱。英国公投结果使它脱离欧盟看上去大势已定,但有分析人士认为,未来仍有可能存在变数。英国离开欧盟需要两年过渡期,这当中如果英国出现大的经济、社会动荡,民众的态度有可能反转,说不定举行相反公投的政治氛围就会出现。英国面临同欧盟的艰苦谈判,脱欧后英国将失去欧洲统一大市场,双方关系须重新厘定,欧盟应不会太便宜了英国,因为那样的话等于鼓励其他成员国脱离欧盟。欧盟面临战后最糟糕的时期,各种不确定性都将被激活,它们会形成盘根错节的挑战。这个变化对美国最为有利,直接结果是美元的强势地位从此失去了一个劲敌,美国也更容易在政治上控制欧洲。这件事对俄罗斯和中国没有直接的政治不利影响,人民币贬值压力会因美元兑欧元和英镑升值而加大,但这是短期的,其他间接的冲击是否会出现,取决于欧洲的形势下一步怎么走。对中国社会来说,我们正处于认识全球化和民主这些重大问题的紧要期,英国是西式民主的代表性国家,它与民主“最高形式”公投的这一次拥抱最终将带来什么,这将是中国人观察这件事的持续性角度之一。

黄平:这种辩论是英国议会的一种传统,源于英国有关法律规定,即有超过10万人联署请愿,国会就应进行辩论。不过,无论多少人在国会网站请愿,也不论国会有没有这次辩论,英国脱欧的议程、结果都只取决于接下来英国与欧盟方面的谈判。退一步讲,即便国会辩论结果决定再次举行公投,甚至公投结果也出现了反转,也是无法对脱欧谈判产生实质影响的。

美高梅app官网,而这次这个结果真可谓匪夷所思,直接看,英国如果确实脱欧,那么这对它的经济、政治、社会、文化、心理实际上都是很大的冲击,而下一步英国在欧洲的地位、作用和影响力也会受到很大影响。第二,从欧盟角度来看,英国脱欧公投事件当然会导致欧洲的一体化进程放缓。这次脱欧对美国也很复杂,美国肯定希望英国留在欧盟,没有英国的欧盟对美国并不利。黄平:英国脱欧公投反映了欧洲乃至整个世界的某种逆全球化趋势。英国脱欧公投背后很重要的一大因素是移民,这些“移民”并非来自北非或中东,而是由于欧盟成员国必须自由流动所带来的“新欧洲”移民。此次英国脱欧公投前,英国和欧洲的精英都在计算,一旦脱离欧盟英国会损失多少机会和利润,结果是很清楚的。

《中国社会科学报》:欧盟作为战后最成功的区域一体化组织,其成员的主权让渡一向是研究者最为推崇的成功要素之一。英国在主权让渡方面向来有所保留,此次脱欧公投结果是否显示这一倾向?“脱欧派”背后的社会问题是什么?

问题的关键在于,能否进行谈判,什么时候谈判,谈判将持续多长时间,谈判的结果怎样?欧盟一些成员国已经催促英国尽快开始谈判,但新组建的特蕾莎·梅政府还在拖延,今年能不能开始脱欧谈判都未可知。

反映英国代议制民主失灵

相关文章